您的位置:首頁>> 企業文化>>文化生活>>王鵬作品——《我在平遙等你》
王鵬作品——《我在平遙等你》
作者: 王鵬 來源: 雙甲車間 時間:2019/4/16 8:13:38 點擊:1104

 我在平遙等你,等你等了千年!歷史的風雨剝蝕城墻斑斑駁駁,我在等你;高粱釀的陳醋醉了一茬又一茬的過客,我在等你。平遙,一座把故事鐫刻在老磚老瓦中的古城。

旅游淡季的古城,沒有很多游客,能夠安靜的與古城對話,也能夠聆聽到古城跨時空的心跳。觸摸這座殘陽斜照看似殘喘,卻充滿歷史生機的古城,觸摸到的是遲暮古城的脊梁;嘬一口濃烈而歷久彌香的老陳醋,品味的是一座城的古今人間煙火。腳踩油亮的包著漿的坑坑洼洼逼仄的黲色古街道,踩著的是一座古城的悠遠文脈。

平遙古城因晉商而聞名,尤其是日昇昌票號,是誠信晉商,龍頭晉商的代表。百年滄桑、業績輝煌,曾經掌握著19世紀清王朝經濟命脈,期間數次幫國家紓解危困,獲得皇帝金口玉言“匯通天下”,鑄就了晉商“恪守誠信”的商德。看到那塊懸掛在正廳門頭的“匯通天下”,仿佛看到了日昇昌傳奇的一生!在一家商號門口的柱子上有這樣一副對聯:椎信鼓誠千古經營無二道,推光繪彩九州熠耀此一家,便能看得出晉商所遵循的不二之法誠信之道。晉商中的一位重要代表人物王現曾經說過:“夫商與士,異術而同心。故善商者,處財貨之場,而修高潔之行,是故雖利而不污。”這段話出自一個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山西商人口中,著實令人驚嘆。

我喜歡文化,尤其是中國文化,每到一座歷史名城,我總是特別關注門口的對聯,對聯的考究是一個時代文化的濃縮。平遙縣衙的對聯也是別具特色的,大門上聯寫道:莫尋仇,莫負氣,莫聽教唆到此地,費心費力費錢,就勝人,終累己。下聯:要酌理,要揆情,要度時事做這官,不勤不清不慎,易造孽,難欺天。雖然是行書,雖然有部分繁體字不甚清楚,我也會認真的查閱資料,將它裝入大腦。走進縣衙大院,大堂門兩邊的對聯想必是給百姓看的,直白易懂,筆調樸實,卻是至簡的大道:吃百姓之飯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說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對仗工整,將百姓與官的關系書寫一清。對聯也是古人考量文人的標桿之一,能作出一副流傳千古的對子,也是文人雅士的幸事。觸摸著歷史,觸摸著逾越幾百年的文人墨跡,讓人不覺心曠神怡,也如棒喝當頭,驚醒著這個喜歡文學的黑頭少年的心,催人奮進!像這樣的對聯,楹頭在一座古城數不勝數,我也深怕遺漏下任何一條,目光始終高昂,掃視著一行行精華。如縣屬大門一側的一座樓閣,叫做“觀風樓”,楹頭為“絜矩”二字,查得出處便知是道德的規范,出自《禮記·大學》等,再如南門楹頭兩個大字“迎熏”,迎與送就在彈指間,我不知道何為“迎熏門”,但一個“熏”字,我想應該是“熏陶”,來了的客人讓文化熏陶,住在這里的人用時間熏陶,這里的醋叫做熏醋,這里的酒叫做熏酒,一個熏字,就是沉淀。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每一露于外的詞句無不凝結著中華經典中的精華,深愛古典文化的我們不妨多多留心,定會裨益良多。

古城不大,一個小時足以踏遍每一個角落,古城很大,大的讓你可以跨越千年,我走進一座古老的民房,主婦正在打掃院落,我問她:“阿姨你好,這座院子是您家的吧?有很多個年頭了吧?”她停下揮動地笤帚,開始娓娓道來:“房子是我祖上留下的,一百八十七年了……”她說地很驕傲。我卻因為時間原因,遺憾未能聽完這座老屋的故事,我碰到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坐在自家門口一個年代久遠的磨損的顫顫巍巍的碌碡上,他告訴我他已經近九十了,他的太爺爺就住在這個院子,是日昇昌票號財東的馬車夫,他的臉上依舊看得出自豪。

 這里的人們都有故事,故事里是古城,古宅,古街道,還有古老的祖先,和這座城一樣把故事融進血液,我真想住在老人古樸的院子,聽他們講述他們的故事,可我終究是個過客。

文化,就如這一磚一瓦壘起的城墻,城墻給古老的先民以自豪,凝聚著人心,每一塊磚就是一個中國故事,一個個故事串聯起一個活生生的中國文化史。文化,如同一具茶盞,茶盞中是陳年的老茶,苦澀中溢出淡淡清香,茶盞,聚攏滴滴水珠,讓茶香歷久彌新!文化,是這里的百姓,每每談及故土,都會洋溢著激情。我在平遙等你,等你的是拙樸的城墻,千年的歷史,一代代的故事!

渭化集團 版權所有 備案: 陜ICP備07002048

地址:陜西省渭南市高新區 郵編:714000

電話:(0913)2106688 傳真:(0913)2112146

观看中国色情一级,中国a级色情片,中国一级色情,中国一级色情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