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安全環保>>安全文化>>違章也可以理直氣壯嗎
違章也可以理直氣壯嗎
作者: 陳銳 來源: 時間:2019/4/22 8:16:53 點擊:892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身在化工高危行業,工作中違章的事時有發生,理直氣壯地違章我也面對幾次,所以試著寫出來曝曝光。

話說大檢修工期正緊,天天檢修專題會催命鬼似地催促,車間一個個電話打過來,一會兒水系統投運,一會兒蒸汽系統備網,一會兒又工藝系統準備氣密,一個個指令,指揮得我們團團轉,天天加班加點,進度還是趕不前去難以應時。人說蘿卜多了不洗泥,只要稍微馬虎一點,進度就能加快一大截,人也就不這么被動了,但是我不敢,因為我是做特種設備管理的,事關裝置安全,半點馬虎不得。記得大檢修剛剛開始,我以為自己已經退居二線,檢修的事跟我沒有多大關系,就主動請纓做個好后勤,意思在檢修報道上年輕人一臂之力,為檢修做好宣傳工作。剛攬完閑事回來,部長突然來找我,說是陳工啊,給你端個長條椅子,放個長條桌子,你給咱看著安全閥檢修攤子吧。這活干了半輩子了,輕車熟路啊,見領導指示,能發揮些許余熱,豈有推辭之理!所以欣然應允,立馬上崗。干工作認真了一輩子,臨退休了,不可能倒了牌子砸自己手藝么,所以管理一如既往,絕不會因為年紀大了而心慈面軟。這不正是工期最緊的時候,有一個大塊頭的安全閥檢修完畢交付校驗,我按照慣例先查看校驗單,然后再讓進入校驗程序。看到備注欄有脫脂二字,我把檢修人員叫過來查證脫脂情況,結果被告知忘記脫脂了,我說這不行,解體脫脂,重新裝配!檢修班長犯難,說是挺大的閥,解體重裝得老半天啊,要不囫圇個泡在四氯化碳里洗洗得了,我說不行,這是氧閥,有爆炸危險,不敢馬虎,工期再緊,也得按規矩干活,不得違章!說完話我低頭整理資料,突然背后地一聲,嚇了我一跳,我隨著聲響回頭一看,是一個檢修工人拿了扳手剛砸完我坐的長條椅子的后背,椅子背上留下一個深深的砸痕。這時候部長巡回檢查正好走到離我不到一丈遠的地方,恰恰地把這一幕看在眼里,立即打電話叫檢修領隊火速趕過來。領隊來了,被部長狠狠地訓斥一番,事后背過領導,領隊笑嘻嘻地來跟我說陳工啊你看你有啥要求呢直接給跟我說,我一定好好配合,絕對讓你滿意,你看咱有事不通過領導成不成?我說你錯怪我了,你們工人做那事的時候正好撞上領導在跟前,不是我告狀的啊,我咋會那么無聊呢,又不是三歲的吃屎娃,有事沒事找領導告狀去!但是這個事情呢,你既然來了,那么我就提一個要求,你給這個人換個工作吧,不要讓他再在這兒修閥了,下回你們再來渭化攬活,就不要讓他再來了!違章作業本來就不應該,哪有這么理直氣壯惡搞的,很抱歉那個人干不了化工廠的活,以后請你們自律,檢修隊伍選人要設置底線,謝絕那位老先生介入!領隊臉紅,訕訕著連連點頭,我說以前類似情況也曾經發生過,工人干活不容易,咱們都理解,但是化工廠太危險了,不敢大意啊。我對付這種情況呢,本來是相信工人不會偷懶,脫脂結果也不去刻意檢查,但是脫脂過程我是要親眼見證的,沒有見證的很抱歉,我會借了紫光燈來照射檢查。以前有過這樣一個閥,工人信誓旦旦地拿人格擔保說是確實脫脂過了,結果我們在暗室用紫光燈一照,紫旺旺亮晶晶的全是光點,那工人就差沒找個地縫鉆下去,他的同伴在一旁打圓場,說是確實脫過脂了,只是脫完脂不該用抹布再擦進出口,抹布上有機油,太臟了啊……

我以為這是我遇到最奇葩的惡搞,這次彬長項目監造又讓我長了見識,見到了更可笑的違章事件。說是二、三類壓力容器,設計制造都是非常講究的,開始制造之前,技術協議特別要求制造廠要做焊接工藝評定上報甲方和設計院審查,審查通過之后要嚴格按照焊接工藝評定進行制造。但是在實際制造過程中,細心的監造人員發現厚度40/42mm15CrMo設備筒體兩道環縫打底焊接沒有預熱,提出質疑,制造廠居然不予理睬,繼續施工。我巡回檢查到了該廠,要求對這兩道焊縫進行抽條處理,他們質檢人員說是探傷沒有缺陷啊,用不著返工,我說你們質檢部大門上貼的處罰細則,不是明明寫著15CrMo施焊不預熱處罰200元么,怎么可以這么明目張膽地違章!質檢人員說不過我,扭頭走了,技術部長陪著焊接工藝員又來找我談,說是雖然違章作業了,但是確實沒有造成不良后果啊,探傷真的沒有發現缺陷,要是有影響呢會產生裂紋或者延遲裂紋,要是有問題早就有裂紋了,沒有裂紋就算了唄,何必再去追究呢!我說你們這說法不對,照你們這樣說,那要焊接專業干嘛,不論啥材料,直接施焊然后用探傷來保證焊接質量不就完了,干嘛還要勞神費力地培養焊接方面的專業人才,做焊接工藝,進行焊接工藝評定,又是報備,又是審批的,一個沒用的專業,養活了多少閑人!聽了我這一番話,技術部部長低頭,焊接工藝技術員含羞,兩個人不再反駁,默默離開。我以為這事就這樣有了結論,不會再被提起了,沒想到他們廠總工主持召開專題會,又把這事拿出來討論,說是就不要返工了吧,返工活不好干啊,真的是不好實施,后邊的工序注意著點,不再犯同樣的錯誤就好了嘛。我說拼板熱壓封頭,合金鋼厚度大的情況,是要求帶隨爐試板的,熱壓成型之后檢測試板焊縫強度系數,如果達不到1,封頭的拼板焊縫就得磨掉重新施焊,這種處理叫做抽條處理。抽條處理是一個很正常的焊接工序啊,焊縫返工有啥難實施的!總工汗顏,沉思片刻之后緩緩說道,陳工你看咱們把打底焊從內壁刨掉3mm,然后嚴格按照焊接工藝進行蓋面焊,成不成?我點頭稱是,說這才是處理問題的端正態度么。

我以為這就是我遇到的最麻煩得事情了,沒想到走到下一站,又遇到類似而又不一樣的問題。這次不是15CrMo了,而是Q345R+S30408復合板,厚度40+4mm,現場檢查,打底焊沒有預熱,我們提出質疑,焊工居然理直氣壯地說只是打底焊么,回頭是要清根的,可以不預熱啊,我說不預熱不行,不按焊接工藝施焊,信不信焊完我叫你返工!工人極不情愿地停止施工,開始架火烘烤。我和駐廠監造沒有離開,一直等到一邊加熱,一邊滾輪架緩慢轉動,確認加熱過的區域轉到頂部施焊位置,預熱溫度達到焊接工藝卡要求的溫度,才一去三回頭地離開。駐廠監造腦門子上一層細碎的小汗珠子,雙頰微紅懾懾地說:沒想到預熱的作用是這樣的,分明干干的筒體,加熱之后鋼材表面居然滲出來密密麻麻的一層水霧,真的是把鋼材里面的水汽都逼出來了啊!”……因為有違章現象,又是A2三類容器,我們巡檢時不時地會過去查看,看的這么緊,結果還是發現外部蓋面焊的時候又息了火。工人的解釋特有意思,一是剛剛才關了火,施焊母材還有余溫,二是焊工站在筒體上施焊,腳燙得不行啊,三是蓋面焊么,又不是層間焊接,我說你說的真有意思哈,內表面蓋面焊不用加熱,你加熱就是違章了,但是外表面蓋面焊必須加熱,要保證層間溫度,不然別怪我叫你返工。我們看的這么緊,另一臺另一波工人施焊,又是打底焊不預熱,我們干涉,工人又是笑嘻嘻地翻嘴,說我們也是血肉之軀,經不住鐵板燒的灼烤,你們好賴得體諒點產業工人的難場啊!這時候正好容器車間主任巡檢走了過來,事不過三啊,我忍無可忍沖著主任發作一回,說是你們打底焊不預熱,蓋面焊不加熱,層間焊嫌燙腳,說了三次了,還一個勁地違章,怎么管理的啊這是!主任羞紅了臉,滿口答應立即整頓,從工段到班長,層層傳達,堅決杜絕違章作業。至于燙腳的事呢,墊塊巖棉隔熱不就好了么,人是活的,還能叫尿憋死不成!

到了飯點,我們去食堂就餐,下班鈴聲響過,看見工人們一窩蜂涌進食堂,端著大海碗,捏著三四個大饅頭,多少年不見的海吃大食堂的畫面鉆入雙眸,我由衷地感慨下苦人的不容易,如此艱辛的勞作,掙著微薄的薪水,還要面對我們這樣橫挑鼻子豎挑眼的管理者的指責,低了頭捫心自問,真的是于心何忍啊!見我菩薩似地低頭垂目,駐廠監造小伙子遲疑地設問:你真的叫把打底焊沒有預熱的焊縫返工了?我說是的,經過了八輪談判,初心不改,硬是板下臉來叫他們返工了!工廠重重地處罰了當事人,我也確實覺得有點太殘酷,但是人在職場,身不由己,做工程管理呢,既得有菩薩心腸低頭垂目的悲憫,也得有金剛怒目圓睜剛正不阿的威懾,因為化工廠是高危行業,不嚴加要求,以后會出大事,是對自己工友生命的不負責任,也是對國家財產的不負責任。干了大半輩子特種設備管理,習慣了心存敬畏,遇到啥事情都不敢大意啊,職業病根深蒂固,這輩子恐怕是改不了了,唉,我自己心里又何嘗不痛苦呢,但是真的是別無選擇沒有辦法啊……

也許是經歷的太多了,已經不適合重返職場,也許是心腸變軟了,慈難帶兵,每一回出差歸來,我心里都是矛盾重重,想到了要說服自己不再叫真,但是習慣成自然,事到臨頭,無論如何也還是做不到。翻江倒海的心底,漸漸澄明了一縷心緒,把經歷的事情好好梳理一下,看看能否開一扇方便之門,放過娃們難以圓滿完成的不會造成不良后果的小小差錯?思慮再三,寫個設備監造驗收放行參考意見,不是打馬虎眼啊,只要是真的不礙事,那就與人方便,自己方便了吧。放便放過了,但是對違章事件還是不能含糊,因為規章制度都是用血的教訓寫成的,對任何會造成嚴重后果的行為,很抱歉都還是必須違章必究!

渭化集團 版權所有 備案: 陜ICP備07002048

地址:陜西省渭南市高新區 郵編:714000

電話:(0913)2106688 傳真:(0913)2112146

观看中国色情一级,中国a级色情片,中国一级色情,中国一级色情电影